北影保安追梦路: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

发布时间:

  (记者 康佳 张炎良)贾晓东用来拍片子的相机是佳能5D Mark II,甚至比北京电影学院许多学生的装备要好,这部将近两万块的相机这对于月收入为2300元的保安贾晓东来说太过于来之不易。

  为了这个相机,贾晓东整整三个月,白天在办公室做文员,晚上去夜场卖啤酒。“夜场你知道吗?就是‘那种’场所。”贾晓东扬起眉毛对记者说。

  白天、夜里完全迥异的两个“角色”,让贾晓东时常陷入深深的“自我分裂”,时隔多日,这种“分裂感”又以迅猛之势涌入心头,贾晓东猝不及防。

  贾晓东为人所知的名字是贾贵斌,那是他为自己取的笔名“人如其名,我就是一个假的贵宾”,正如他在浙江卫视的节目里向冯小刚、成龙等四位导师说的一样。

  这位假的“贵宾”和其他七个同事挤在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宿舍里,床铺上的被子随意卷了起来,床上铺着一层薄薄的褥子,床板生硬地露出来。

  贾晓东的床头摆着的都是《摄影镜头的使用技巧》、《中国电影史》、《影视编剧教程》等书籍,翻开其中任何一本,上边都密密麻麻划上了横线,做满了笔记。

  随意翻转其中一本书,看到定价为49.8元。“这书是你买的吗?这么贵啊。”记者感慨。“不贵啊,学习电影,这点算什么贵。”贾晓东回答道。旁边还散落着他的笔记,7个小本子,记得密密麻麻。

  贾晓东这样勤奋好学的人似乎总要泡在图书馆里才算合情合理,但是由于北影的图书馆并不对保安开放,贾晓东很少踏入那片“禁地”。

  为数不多的几次进入图书馆,是为了拍摄他最新一部电影《壹梦》。“我当时为了进图书馆拍摄,提了些水果去找管理员。人家挺好的,听我说了之后很支持,水果也没收,让我提回来了。”贾晓东回忆。

  《壹梦》是根据贾晓东自身经历改编而成、自导自演的一部小短片,讲述的是贾晓东辞去西安相对安逸的工作,拿着六百多块钱只身来到北京追逐电影梦,应聘影视公司助理却不幸落入传销组织,在侥幸逃脱之后来到北京电影学院边当保安边学习的故事。

  在他所拍的13部小短片中,《壹梦》是贾晓东眼中比较能“拿得出手”的一部。关于为什么叫《壹梦》,他这样解释:做一件事要专一,一心一意,我只要导演这一个梦;有两个成语叫黄粱一梦、南柯一梦,我就是成语中的人,一个做着白日梦的傻子,但我乐在其中。

  贾晓东宿舍里,靠窗有一张一米见方的旧桌子,没有拆封的袋装方便面,没来得及扔掉的垃圾,辣椒酱都放在上边。这一爿又小又乱的桌面,就是贾晓东驰骋电影梦的地方,《壹梦》的最终剪辑就在这里完成。

  在《壹梦》的剪辑过程中,贾晓东请假窝在这桌上点击了无数次鼠标,按了数不清的键盘,四天三夜中,他睡了7个小时,吃了3桶泡面,上了4次厕所,电脑崩溃5次。其间贾晓东几近昏厥,同事用“要猝死了”来警告他也置之不理。在左手按键盘已经麻木到甚至没有知觉的时候,300G的素材终于被剪成了46分33秒的成品。

  “剪片子才是最好的减肥方法,在剪辑之前,我的腰带只能扣到第二个孔,在剪辑完后,我的腰带能扣到第四个孔。”事后贾晓东还能若无其事的调侃。

  《壹梦》就这样随着贾晓东体重的下降而孵出来了,影片被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看到,推到了学校网站的头条手机六合开奖,又被浙江卫视的编导看中。

  《壹梦》最终以舞台剧的形式被带上了浙江卫视的舞台,并在2月6日播出。贾晓东的这份勇敢和执着让冯小刚“路人转粉”。台下还坐着成龙、张国立、李冰冰等诸位“大咖”,这本是一场可能让梦想显现出真实色彩的机会,但贾晓东却以让所有人愕然的方式作为结局,“不用给我投票了,我演完就回去当我的保安了。”

  采访中,记者还是不能免俗地问了他很多人都会问的问题:为什么不让导师投票,一次选择很可能会改变你的现状,给你很好的机会。反倒是他开始纳闷了“我现在在电影最高的学府,教课的都是最顶级的老师,晚上蹭课学习的都是专业的知识,我对我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为什么要去做其它事情?”

  事情好像往往都是这样,越不那么“循规蹈矩”的人越容易吸引别人的关注。贾晓东也没有想到,自己原本都不想上的这个节目居然让自己火了。“北影保安挑战冯小刚”、“中国电影都成什么样子了,北影保安都发飙了”、“北影保安婉拒4名导师”这样的标题见诸于媒体。

  节目播出次日,贾晓东优酷频道的访问量达到72067次,将近之前一年来访问量总和的7倍;他的微信、微博也火速爆棚,好友申请数量多到让他忙不过来……

  “这两天有太多人找我了,有很多媒体采访我,也有很多人联系我,这让我觉得生活都不是自己的了。”贾晓东又陷入矛盾之中,一方面,他觉得这样“喧嚣”的生活并不属于自己,另一方面,他又想通过和别人的交流来表达对电影的态度和看法,最终,他还是用“要让心静下来”这样通俗的语论来告诫自己。

  贾晓东告诉记者,在采访的前一天,他见了一个老板,那人开着奥迪,抽着雪茄,声称要投资他拍片子。他想也没想就拒绝了,理由是自己现在“火候不够”。

  总是摊开手任“大好机会”白白流失,旁观者都会觉得可惜,记者问贾晓东,如果以后再没有今天这样好的机遇会不会后悔?

  贾晓东说,自己并不会后悔,就让一切顺其自然。“在该追梦的年纪我会放肆追逐,如果30岁了还没有实现我的电影梦,那么我慢慢放弃。”他继续解释道:“我们活在各种复杂的关系网中,身上的担子需要挑起来,我父母已经60多岁了,身体不好,还吃一些中草药。”

  在贾晓东床头课本的扉页里,他用笔画随意拉扯开的并不漂亮字写道:“电影是什么?当我小时候在麦场上和大家一起看幕布电影的时候,我认为电影就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。现在我想,电影是一段真真切切的人生经历,也许结局是悲惨的,但至少精彩。”